腾讯棋牌 - 科幻棋牌 - 树海林深在线游玩 - 第二百五十章 人设

第二百五十章 人设

大家正在游玩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从小粉那得知,白涣是主动提出要去诛灵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进诛灵塔前,还对仙灵尊说,朽灵符是邪物,而且我又没有能力控制朽灵符,今天的肖愁跟当年白略的灵王一样,都是破符而出,所以朽灵符绝对不能留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如果我说自己可以控制,那言外之意就是承认,是我故意放肖愁出来攻击白涣的,那我之后挨打也是活该,他伤害同门的罪状也就不成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白涣打罚我在先,但现在浮扇宫的人都统一口径,说是我先出言不逊,不服管教,白涣才因此对我做出了“小小惩戒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灵王破符,白涣不过是为了保全浮扇宫不再像当年一样悲剧重演,所以才严惩主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用白涣的话说就是,“我们浮扇宫上上下下没有人针对赤目,所有弟子对他关怀备至,视如己出。我只是想压制朽灵符,不巧朽灵符又偏偏被赤目封印在体内,而他又不愿配合交出灵王,我也是无奈,才忍痛对同门出手相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小粉,“这种丧良心的话,白涣他娘的也说得出口?他当时不会还流下了几滴鳄鱼的眼泪吧?忍痛?出手相劝?有这么相劝的吗?他可是不止一次对他的弟子喊道,要把我直接打死!还忍痛,是老子一直在忍痛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粉沉着脸,显然他也知道白涣明摆着就是在强行狡辩,一边替自己开脱,一边还不忘把锅甩给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白涣的意思就是,要么毁了朽灵符,而我因为私藏朽灵符也理应受到惩处,比如跟白略当年一样,一辈子待在诛灵塔里。要么毁了朽灵符后,去除我的仙籍,把我赶回凡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说来说去,朽灵符是肯定不能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轻轻拽着小粉的袖子,晃了晃,“小粉,肖愁也是你的粉丝,他特别崇拜你,特别喜欢你,也一直都特别想见你。我们在一起说的最多的话题,就是关于你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粉看着我,神情淡漠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也难怪,像肖愁这样的粉丝,和类似崇拜,仰慕,敬畏之情,小粉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之后,肖愁再没有出现噬主的情况,而且也跟我和水墨他们一起灭了不少作恶的恶灵,但是他之前毕竟跟小粉有过不愉快。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,当初小粉说不会原谅肖愁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琢磨着,要怎么开口跟小粉说,让他帮肖愁一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小粉忽然问道,“你希望我怎么帮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心道,居然知道我在想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我很不要脸的惦记上了白略让给小粉的那个“万能心愿”,既然仙灵尊说,可以答应他任何一件事,那保住朽灵符肯定也是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小粉答应了我,这么大的人情,我也回报不起,如果没答应我,以后相处起来都会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,毕竟这次机会太珍贵了,小粉还是应该用在跟自己相关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道,“其实也不用你特别做什么,就是……站在我这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粉看着我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应该一睁眼,就去仙灵尊那里报道,但是现在让我拖着“残躯”走到仙灵廷,实在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主要的是,眼下我还没想好,去了之后要怎么跟白涣周旋。而且仙灵尊的态度也尚未明朗,我都不奢求他会偏向于我,但凡他保持中立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他当年亲手杀了白略的灵王,我就慌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赤念你还在跪啊?”门外一个弟子小声问赤念,“赤目还没有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道,“小粉,你让赤念起来吧。其实说来说去,还是因为我最初让他帮我给水墨传话,才有了今天这些事,我才是祸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粉看了看门口,衣袖轻轻一挥,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伸头看去,赤念果然跪在门口,他看到我后,似乎是松了一口气,但神色还是有些凝重。旁边那个弟子看到小粉后,惊慌的行了一个礼,就马上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对赤念招招手,笑道,“赤念,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看了眼小粉,又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转头发现,小粉正直视着赤念,眼底透着些许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小声说道,“你别这样瞪他了,你看你把赤念吓得头都不敢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粉拿起桌上的汤药,“我去热药。”他走到赤念旁边时,停了一下,“进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立马回道,“弟子遵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小粉走远,赤念才起身一瘸一拐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问道,“赤念,你的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低着头,片刻,忽然对我行了一个礼,一脸愧疚道,“五日前,都怪我一时糊涂,才使得浮扇上仙有机可乘,害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等会儿,先等会儿……”我打断赤念,问道,“你刚刚说什么?五日?我睡了五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回道,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么说,你也在外面跪了五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道,“你快过来坐,别站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低着头,依旧站在原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成,你要是不肯坐下,那我就陪你一起站着。你腿上的那一鞭子,也是因我而起,你因为我的背伤跪了五天,那我就为你的腿伤站个五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假意要起身,赤念见状连忙阻拦道,“万万不可,赤目你伤势过重,不宜久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用下巴指了指他面前的凳子,赤念犹豫了一会儿,乖乖坐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嘛,坐着说话多好。”我给他倒了杯茶,“五天……你们怅寻上仙还真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道,“怅寻上仙没有责罚我,是我自愿请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都没有劝劝你?就让你那么跪着,理都没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怅寻上仙有跟我说话。”赤念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回道,“怅寻上仙说,罚跪时要注意气息平稳,灵气调和,这样有助于修炼灵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懵逼的看着赤念,“在这种情况下,还不忘提醒你修炼灵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粉真是让我折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赤念点头,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,“怅寻上仙对我们每一位弟子都很好,特别是对像我这种天资极差的人,他从不嫌弃,只会更加耐心提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对小粉的盲目归顺,也是让我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问道,“听怅寻上仙说,现在各家弟子都在议论朽灵符的事,这几天浮扇宫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道,“他们的执行上仙还在诛灵塔里领罚,目前所有弟子都在借此事,一边大肆鼓吹浮扇上仙不惧灵王,英勇护卫浮扇宫,一边又散布浮扇上仙明明是大义凛然,忠守仙灵界太平,却还要自请去诛灵塔,为自己无意失手打伤你一事领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派胡言!真他娘的不要脸!他们还有没有底线了!”我一股火顶上头,随之发了一身虚汗,气的我头晕目眩,我不断深呼吸,顺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赤目,你才刚醒,切勿动怒。”赤念劝说道,“眼下你体内的灵气飘忽不稳,如果情绪过于激动,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鞭子都挺过来了,最后要是被他们气死就太不值了!”我平复了一下,继续道,“不过我是真没想到,白涣居然会主动要求去诛灵塔,为了给自己建立这种大仁大忠大义的人设,他也是豁出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道,“其实,起初他提出要去诛灵塔,并没有想到这些,他只是去保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保命?”我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赤念点头,“你那时昏过去了,所以不知道。怅寻上仙赶到后,直接断了鞭打你那些人的双手,浮扇上仙见状后,吓得面色惨白。要不是厨仙及时拦下了怅寻上仙,估计现在领罚的,就是我们怅寻上仙了。因为以当时怅寻上仙的架势,浮扇上仙怕是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竟然错过了这样一出好戏。”我问道,“所以白涣是怕怅寻上仙要了他的命,才躲到了诛灵塔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赤念道,“现在外面的传言,无非就是有心之人借题发挥罢了,你毋需放在心上。仙灵尊英明,不会只听浮扇宫的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仙灵尊造的塔,又能当冷宫住白略,又能当牢房关犯人,现在还能当避风港保命,简直就是一物多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浮扇宫如此煽动造势,无非就是抢符不成,一面想把朽灵符毁了,一面想把我关进塔里。如果能毁完朽灵符,再把我赶回凡间就更合他们意了。不然保不齐哪天我会从塔里出来,到时候又跑到他们面前碍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他们还在担心,毁了我这张符,哪天我可能还会再做出一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总会有那么一类人,长着一个自己得不到的,那其他人也别想拥有的扭曲人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次肖愁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但当年那个灵王,携众怨灵屠宫所造成的伤害和影响,注定是永远都会散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浮扇宫的每一个人,都恨不得把朽灵符和灵王挫骨扬灰,那么其他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看赤念,问道,“赤念,你怕我的灵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赤念摇头,“为何要怕他,他不是你的弟弟肖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笑,这句话,真好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