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棋牌 - 都市棋牌 - 都市狂枭在线游玩 - 第5399章 收尸吧

第5399章 收尸吧

大家正在游玩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一个再强悍,天赋再逆天的人,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就算陈的实力有所提升,也绝不可能提升到如何恐怖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在刑揽空心中认为,只要这一次陈是跟刑宿海单打独斗的话,陈的胜算还真不大,刑宿海这条命,也并非就真的要留在炎京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那个老人不参与进来,刑宿海的安全,还是有一定程度上的保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,你很有自信。”凝视了陈足足十几秒钟,刑揽空才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咧嘴直笑道“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?刑天是我的兄弟,你又是刑天的父亲,也算得上是我的长辈,于情于理,我都要给你几分薄面不是吗?既然这是你想要的结果,那我便如你所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要想清楚了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”刑揽空眯了眯眼睛说道,他突然觉得,眼前这个年轻人还是非常可爱的,并没有以前那般可憎可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陈说话,一向一口吐沫一个钉。”陈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,你的确是有些让我刮目相看了。”刑揽空眼中闪过了几缕精芒道“好,既然你答应了,那我们就一言为定!此战,外人不得插手,唯有你和刑宿海两人一决高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胜负,也定生死!”刑揽空说道“当然,若是你败了,我保你不会有生命危险,还是那句话,你若输了,恩怨一笔勾销,以后绝不可再提半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陈言简意赅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旁的刑宿海,刚才还是一脸难看惊恐的他,此刻已经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,眼中都迸发出了锐利之芒,心中更是乐开了花,颇有一种绝地逢生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的没想到,陈会如此托大,做出这般愚蠢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来的话,他这一次,就绝不会葬身在炎京城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非常有信心的,对陈的实力,更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就算再变,又能变得到哪里去?可别忘了,陈是从一个废人的状态中刚刚恢复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又能拥有如何强悍的战斗力呢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刑宿海打心眼里是没有看得上陈的自身实力的,心底深处,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刑天帝小天和杨顶贤三人,他们的脸上皆是露出了一抹让人莫名其妙的讥讽和嘲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知道,刑揽空和刑宿海一定是小瞧了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更知道,待会儿,他们是一定会因此而付出惨重代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刑揽空和刑宿海,在他们三人的眼中,就宛若两只小丑一般,可怜又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刑天,都是这样觉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情?没有丝毫的同情!

        刑揽空不值得同情,刑宿海更是该死!

        “陈,话可是你自己说出口的,不许反悔。”刑宿海目光凛凛,对着陈说道,心中的那抹亢奋,都有些难以抑制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怪不得他,换做任何一个人在绝境中突然又看到了希望,都无法保持镇定与泰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咧嘴一笑,满眼笑意的看着刑宿海,道“你为你自己选好了棺椁与墓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刑宿海冷笑了一声,道“陈,只要你不让外力助你,你根本就杀不了我!我何须棺椁与墓地?但你放心,今天你就算被我击倒,我也不会取你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还真是自信满满啊。”陈轻描淡写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刑宿海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,陈直接打断道“好了,多余的废话就别说了,这一次既然你赶来炎京,那你便是客人,主随客变,你想死在什么地方,你来选吧,到时候别说我在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的出来,陈显然已经有点不耐烦了,确实,让他多跟刑宿海说一句话,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侮辱。

        刑宿海眼睛狠狠一眯,嘴角冷笑连连,他道“没什么好选的,我刚才进来的时候,看到这座大楼外的园林比较静谧空旷,不如就选择在那决战吧,省得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依你。”陈话音落下,便率先转身,朝着会议厅外阔步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刑天跟杨顶贤两人紧跟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帝小天呢,则是挂着一脸玩味的笑容,他深深的看了刑宿海一眼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“你真是一个可怜到极致的人,我很期待看到你们等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和表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丢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,帝小天也大摇大摆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刑揽空看了刑宿海一眼,脸色沉闷的说道“二叔,我能帮你的,只有这些了,至于这次你能走到那一步,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刑宿海说道“家主,大恩不言谢,这份情,老夫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刑揽空摇了摇头,迈步走向会议厅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是真的愿意帮刑宿海出头求情,甚至为此冒着不惜得罪陈与龙神的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作为邢家家主,他又不得不这么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他总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刑宿海惨死在眼皮子底下吧?

        刑宿海就算再不是东西,也是邢家的核心人物,也是邢家曾经的中流砥柱啊,按辈分,更是他的二叔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一点,其实也能看得出,平常不善言辞不苟言笑的刑揽空,其实是一个有担当且重情义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外边,夜空如墨,偶有闪电划破长空,带起了一道光亮,就像是要把天空划成两半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大雨,依旧磅礴,下的比方才还要急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风在雨中呼啸着,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厉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一个夜黑风高雨连连!

        静谧的园林中,滂沱的雨点从天而降,密集且急促,很快就打湿了陈等人的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雨太大,风太急,让人都快要睁不开眼睛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对陈跟刑宿海来说,却是没有带来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对立而站,相隔十米左右,遥遥相望,任由雨点在身上拍击,有水花溅起。

        <center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css="clear"></center>

        温馨提示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车[enter]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返回书目,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←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返回上一页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→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游玩。

        。